挽回学院 挽回学院 挽回服务 查看内容

深圳媒体采访破镜重圆公司:劝退小三成功率达92%

发布者: tech| 查看: 6041| 评论: 0

摘要: 您听说过电影《分手大师》并不出奇,但您听说过“反分手大师”吗?近年来,随着“小三劝退”业务规模日渐扩大,“反分手大师”,或者称之为“小三劝退师”的职业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行 ...
挽回咨询电话:400-040-1399


听说过电影《分手大师》并不出奇,但您听说过“反分手大师”吗?

 

近年来,随着“小三劝退”业务规模日渐扩大,“反分手大师”,或者称之为“小三劝退师”的职业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行业发展正呈爆炸式的增长。

 

据了解,深圳也有不少职业的“小三劝退师”。这些帮人拯救婚姻的人,到底是怎么劝退“小三”的?他们有哪些方法?会否触碰法律底线?收费又是怎样计算的?晶报记者为此展开调查,揭开这个职业的神秘面纱。

(小三劝退师应邀参加大型活动)



小三劝退师,对她来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15年9月的一天,和前来深圳破镜重圆公司寻求帮助的大多客户一样,面对情感分析师,23岁的张琪讲述了自己绝望又不甘的一段感情,而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张琪是一家医院的实习医生。5年前,和她一家医院的医生徐哲与当时女友分手,张琪无微不至地照顾失落的徐哲,两人关系升温后,成为情侣,同居生活两年后,他们原本计划在第三年结婚,不过,徐哲母亲却强力阻拦。

 

祸根埋伏在张琪初次见男方家长,当时20岁的她“不懂人情世故,也无视细节和表达方式”,给徐母留下不成熟的负面印象,而对单亲环境成长中的徐哲,母亲是强势的,起初,他还努力地改变徐母的想法,而张琪不断向男方施压,“是男方家里出了问题,就应该由男方去解决。”

 

但徐母的阻拦手段却升级了,她相中了一位女生,让其直接住到家中,要求徐哲和这个女子短时间内结婚,“男方家里物质各方面不错,那个女生也不排斥”,就住下了。张琪知情后,再次向徐哲施压,最终徐母以死要挟儿子,还住进了医院。后来,徐哲妥协了,向张琪提出分手。

 

在该公司,情感分析师调查后发现,张琪自小依赖性强,不善于发现和处理自身的问题。制定方案后,先是替张琪编辑了一条短信,向徐哲反省她的行为,再对两人的感情“冷冻一段时间”。

 

在情感挽回中,求助客户都有很强的执行力和配合度,“他们都渴望修复感情”。随后的日子里,张琪严格按照修复方案,改变自己的习惯、形象等,由于和徐哲同处一个科室,她也按照方案,向徐哲展示自己的改变,并当面表示抱歉,但不提复合。在业内,这叫“测试联系”。

 

而对住在徐哲家中的女孩,由两名劝退师合作,介入女孩的交际圈子,由于该女孩对其中一名劝退师产生好感,同时,“给她提供高质量的生活体验”,让女孩意识到,为徐哲家里的物质条件而入住并不值得,“产生还有更好选择的想法”。

 

张琪和徐哲天天见面,展示自己的改变,但不主动示好,“让男方产生需求感”,后来,徐哲主动向她提出了复合。而此时,距离张琪走进该公司,不过才两个半月的时间。

 

两人关系复合后,情感挽回工作还远未结束。张琪依然需要按照既定方案,提升和改变自己的内在,打造符合徐母心中的儿媳形象,最后,徐母对张琪的印象终于改观,而另一名女孩已经退出了这段关系,张琪成功挽回并稳固了徐哲的感情。

(图为破镜重圆公司内部培训资料)


小三劝退师操作原则:不破底线的套路

在情感挽回导师黄玥看来,张琪案例的难度并不算大,“婚后的‘小三’问题,处理起来更复杂。”

 

在长三角地区某市,2016年4月,35岁的沈楠发现丈夫李磊出轨,“想到十年婚姻的付出,瞬间崩溃了”,她立刻向丈夫摊牌并宣泄情绪,开闹,没想到丈夫态度强硬:“你要不能接受(我出轨),就离婚,要我放弃是不可能的”。

 

李磊的“无恐”是有所恃的。在沈楠的口述中,黄玥了解到,沈楠与李磊结识于大学一次联谊,由于李磊不断示好,两人在相识当晚就发生了关系,而当时,沈楠还有一公认的“暧昧对象”,这让熟悉她的人无比震惊。“像赎罪一样,沈楠此后就做起了好女孩、好妻子和好妈妈,她希望周围的人看到,自己是太喜欢李磊才会那么轻率”,黄玥介绍,沈楠在婚后极度委曲求全,每次争吵都主动哀求“破冰”,基本上做起了全职太太,而李磊则继承了家族企业。

 

李磊的出轨对象则是在高中的初恋对象韩娟,且已婚,李磊要挟妻子,称两个已婚人士只是“玩玩而已,不会影响到婚姻”。黄玥回忆,对已经习惯了委屈自己的沈楠,他们用了一个星期为其调整心态,让她“坚定不允许出现第三者的立场”。

 

在黄玥团队的帮助下,沈楠逐渐控制情绪,并提升自己,“一点点地抽离对李磊的注意力”;此外,黄玥按照投入和难易程度,打造“李磊的贡献清单”,比如,让沈楠买回食材,要求李磊做饭,并不断夸奖、放大丈夫的优点,“让他感到被家庭认可和重视”。

 

沈楠的转变很快引起了李磊的注意,甚至惶恐。“我们要她慢慢地将注意力转移出去,否则会有被认为也出轨了的风险。”黄玥介绍,很快机会来了,在男方母亲的安排下,李磊夫妇将进行结婚纪念日的旅游,沈楠按照指示,将安排好内容、方式的旅游动态发布到社交平台,让韩娟通过共同好友的手机看到。

 

果然,韩娟反应变得不安甚至暴躁,她在电话里威胁李磊不许去旅游,并要挟要去对方公司摊牌,坐实“出轨”,而这一切,和李磊“出轨不会影响婚姻和生活”的判断不符。自旅行后,李磊也主动回归了家庭,还向沈楠道歉。而韩娟一方,由黄玥团队负责,保证她不会将二人的私情对外扩散。但黄玥表示,其中具体手段不方便透露。

 

其实在这段三角关系中,韩娟投入了不少精力,不过黄玥告诉晶报记者,他们的工作更注重从社会价值观和道德观,循循善诱地引导第三者退出被插足的婚姻感情,不突破道德的底线。

(图为客户赠送的锦旗)


劝退小三不是目的,回归家庭才是终点

 

和大众印象不同,“小三劝退”业务并没有明显的性别取向,这是一个社会各群体普遍面临的问题。

 

“一般认为,只有女性有驱逐‘小三’的需求,但实际大数据显示,女性只比男性略多出一点点”,黄玥介绍,客户的年龄从不到20岁到50多岁的都有,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在各自工作的行业里都是非常优秀的,但在情感、配偶关系处理上“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一有情绪就发泄,接着恶化。

 

当情感破裂者找来时,公司会先行了解分析他们的情感矛盾点,设定操作难度后提出价格。“有的当事人没信心复合,公司就会拒绝”,黄玥介绍,案子到了导师处还要评估,如果难度大到所有导师都觉得棘手不接,这样的单子也会被拒绝。

 

“前期都会投入很高的人力物力,所以要先评估有没有保证可以劝退‘小三’。”黄玥解释,“劝退小三”业务为分期付款,成本高昂,每一步达到效果才收款,而最后一笔尾款才是利润所在,整个过程时间很长,她曾经手的一个案子用了2年时间,还有的同事用了4年,所以非常谨慎。

 

“劝退小三”的重点并不是驱离第三者,而是回归家庭关系。“目的虽然是劝退‘小三’,但夫妻关系漏洞的洞察发现也是很重要的,本来也是因此使第三者有机可乘,只做一方面,是无法改善家庭的。”黄玥介绍,而事件完成后,公司还会开设相关培训课程,总的来说,对客户的情感破裂是一个“软硬兼施”的长时间治愈过程,客户的配合是最重要的”。

 

对于“小三”,有离间法和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其中转移注意力包括将第三者换到另一个城市,不过,对于其中具体手段和其它方法,黄玥表示不方便透露。

 

黄玥是从2014年开始做“小三劝退”和“情感挽回”导师的,她感觉到,近年来有这类需求的客户在慢慢增长。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婚姻问题处理专家秦先生介绍,早在2010年就有同行开始在做相关的业务。刚开始做这一类业务的人多为婚姻咨询师、心理咨询师。这个新兴的行业一开始并没有所谓“劝退小三”的方法,坚持做下来的人在积累了大量的职业经验后,才慢慢总结出来一套“疗法”。

(图为为了服务客户,有时整个劝退师团队会搬到客户所在城市工作)


小三劝退师不是人人能当,专业性要求严格

 

在互联网时代,花钱请专业人士来解决自己的大事,这种思维早已被应用到了婚恋问题领域。婚姻出现问题,能狠心一纸离婚起诉状交到人民法院要求离婚的人其实并不多。更多的女性会想方设法来拯救自己的爱情,有时如“捉奸”“打小三”等一些盲目的做法却让自己的现状恶化。除了婚姻咨询,女性其实非常需要这样的“智囊团”来为自己出谋划策。

 

黄玥也表示,大多数情况下,当事人遭遇“小三问题”并不会第一时间做出离婚行为或驱打第三者,就算一时冲动后也会发现,在日常相处方式中的矛盾才是根本,而冲动行为只会激发更深的家庭矛盾。

 

“劝退小三”大多是团队作业的形式。秦先生介绍,“小三”劝退工作就像在生活中的演戏,作为导演,要去思考怎样毫无痕迹却又有效地促成一对怨偶,从拟定计划、获取相关的信息到付诸行动,每一步都不能轻举妄动,需要用心去对待。

 

因此,团队对“小三劝退师”在学历、专业和阅历方面的筛选堪称挑剔。“没有点本事做不长久,必须要有专业知识和技能才能帮助客户。”秦先生向记者介绍,目前行业内的职业构成主要分成三类,一是心理咨询师,二是婚姻咨询师,三是专门做离婚诉讼案件的律师。心理咨询师和婚姻咨询师占了行业的大部分比例。

 

秦先生认为,实战经验才是劝退服务最重要的成功因素。通过研究了解“小三”,发现他们身上的共性。更多的时候,需要劝退师们接近他们并介入其生活,才能找到分离劝退这些插足者的方法。甚至曾有一位香港学者还专门写了一篇关于第三者插足婚姻问题的报告。

 

目前,国家对“小三劝退师”暂时没有规范,处于不鼓励也不禁止的态度。由于服务中包含一些“不透明”的做法,涉及道德问题,这一职业似乎也不被社会认可。“大众对于这个行业还是有偏见,认为是没技术含量什么人都能做的,”黄玥告诉晶报记者,在初入行时,家人甚至怀疑她进入了皮包公司,“怎么可能去影响别人的家庭呢?”

 

不过,黄玥表示其团队行为一直遵守法律,公司也有专门的法务团队,在工作中更偏向考虑社会道德观和价值观,对第三者的接触和劝导也不会违反法律和道德规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联系我们
  • 挽回顾问咨询 : 400-040-1399
  • 挽回爱情顾问微博:康纳
  • 顾问邮箱:connor@pjcy.com
  • 挽回爱情课程:www.pjcy.cn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挽回学院4000401399 ( 备案号:粤ICP备14007357号-3

GMT+8, 2019-11-22 18:48 , Processed in 0.41148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挽回爱情

© 2011-2015 挽回学院

返回顶部